k璇弦苗五k

❌拒lc,js及其一切衍生与相关rps❌
👆人生唯一雷区,勿踩👆


心尖尖上的你‖五月天 王凯‖


坑多,杂食,标准的水仙爱好者

RPS只吃一点点瑜昉

(花花越多表示喜欢程度越高)
🌸🌸🌸🌸🌸:王凯水仙
🌸🌸🌸🌸:朱一龙水仙/福山雅治水仙/黄景瑜水仙/尹昉水仙……
🌸🌸🌸:汤草草汤/淼川川淼/靖列列靖/恋语白飞飞/风燕/汤熏/福华/红海(正副队/狙击组/机枪组/后勤组)……
未完待续……

【花洛】落花怀箫(一)

花无谢X洛怀风

私设如山,OOC预警,所有的错都是我的锅

 

背景混合了二花和人贩子的电视剧电影剧情,之前联文用的梗,联文扩写成长篇



以下正文



落花怀箫



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从我这的局里面反应过来了。”洛怀风说着,身边绑着程家的二小姐。

一旁程姑娘看到姐姐和南宫玄如蒙大赦,一直扭动着身体,却奈何不仅仅被绑着,口中又被塞进了方巾,只能呜呜叫着。

“洛怀风,你快放了我妹妹,你这个禽兽,枉我们这么照顾你!”程家大姑娘在得知洛怀风的真实身份后,也是十分生气。不过也不怪她,毕竟身为捕快南宫玄也同样着了道,这个名叫黑罂的组织,从来都不是什么善茬,特别是首领洛怀风。

“一切都是你设的局,所谓的王大善人不过是个幌子,你才是黑罂真正的首领。”南宫玄说。

“没错,就像屠夫也不过是个幌子,真正的叛徒,是你。”洛怀风用扇子捋了捋额前的碎发,说。

 

对于南宫玄,洛怀风其实早就知道了。

那日素素来报,他便明白过来南宫玄的真实身份。叫花和屠夫的伤口一模一样,而用剑的人在组织里并不多,南宫玄是一个。偏偏两个人死的时候,南宫玄都在场。这样一想,便都清楚了。

于是,洛怀风便故意把王大善人拉出来做了个幌子,有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意味。当然这一切,在南宫玄仔细比对了王大善人的背影和黑罂首领的背影之后,才恍然间明白过来。

然后,他就找到了程大小姐,却看到她举着一朵黑色的木质罂粟花说着妹妹被带走了。南宫玄不禁扶额,没想到这个时候了,洛怀风还不忘拐一个人逃跑。

不过很快,他们就听到了程二小姐的呼救声,之后便赶到了山崖前。

 

“不过我一直很好奇,你为什么一定要费这么大力气潜入组织?”洛怀风一边把玩着扇子,一边问道。

“十多年前,你们抓过一个女子,叫南宫雪,那是我姐姐。”南宫玄说着。

 

“南宫雪?”洛怀风回忆着,十多年前的事情,他倒是有些模糊了,毕竟那个时候,还也还只是个孩子。

那个时候,洛怀风还只是个跟在师傅后面做事的小喽啰,他记得有一次抓了一个女子。那个女子很是刚烈,也特别难以驯服,师傅用了很多种方法,都不能让她听话。

他记得有一次去给她送饭,她看着自己,叹了一口气:“你明明是最好的年纪,可为什么要跟在这些人后面做事呢,也是可怜。”

洛怀风当时还不懂他说的话,当然就是十多年过去了,也还不太明白她当初的选择。只是,在印象里,她被师傅下了药,扒光了衣服,随后的事情,就不得而知了。不过现在回想起来,也能明白当初的那些事情了。

洛怀风冷笑一声:“原来,她是你姐姐。”

“是的。”南宫玄见他明白了,就顺势说了下去,“那时起我就发誓,要把你们这个组织连根拔起。”

 

洛怀风听到南宫玄这么说很是不屑:“就凭你?”

“就凭我。”南宫玄话音未落,就已经冲了出来。

洛怀风见势不好,急忙躲开,随后对上南宫玄的招式。两人打的难解难分,南宫玄真正与洛怀风对上之后,才发现洛怀风刚刚那“就凭你”三个字所言不虚。虽说洛怀风武功不低,但是南宫玄也不是太弱。只可惜,两个人打斗的地方本就不算太大,这么一来挡住中间所有的去路,程家两姐妹被硬生生拆分在两端。

好不容易,南宫玄终于找到了些许破绽,一剑刺入了洛怀风的胸口,只是他没想到,自己也被洛怀风通过扇子用内力打伤。洛怀风负了伤,心知自己是不可能把人带走了,就缠上南宫玄就往悬崖下摔去,于是两人双双跌落悬崖。

程家两姐妹就这么看着两个人摔下悬崖,大小姐担心南宫玄,二小姐终于松了一口气。

大小姐在上面喊着南宫玄的名字,而二小姐却一直在顶着大小姐。大小姐没法子,只能先给二小姐松绑。松绑之后,大小姐颇有要下去找人的架势,二小姐却怎么也拦不住。好在这时官兵来了,他们从旁边下去找着人。

好不容易,终于发现了躺在一块大石头上的洛怀风。官兵们靠近他,看他没有什么呼吸,便觉得人已经死了,于是回去交差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经过崖底,看到了昏迷不醒的南宫玄,于是把他救了回去。

而洛怀风,也终于在不久之后醒来。醒来之后,他原本想离开这个地方的,但是胸口有伤,头晕晕的,再加上又开始下雨,所以深一脚浅一脚,没走多远,又昏倒在地上。

雨一直下,很快人就被淋的透透的,身上所有都湿了,包括他半藏在衣服里的扇子。

 

在山崖的另一边,是另一队人马,为首的是个女的,旁边还抓了四五个女孩子。

“二当家,大当家这么久都没出现,会不会是出现了什么变数?”其中一个人问。

女子抬头看了看天,雨下的很大,一时半会也没有要停的意思。

“再等一天,如果大当家还不来,我们就照他说的,先交货。”

“二当家,你说大当家不会有什么不测吧?”

此话一出,女子白了那人一眼,在她看来,不管怎么样,洛怀风都不可能出事。

只是,等了太久,还是没能见到洛怀风,没有办法,二当家素素只能先带着人去交货。只是,等他们办完所有事情的时候,非但没有等到洛怀风,反倒是听说洛怀风跟捕快南宫玄打斗的时候跌下悬崖。

素素没想到,洛怀风会出这样的意外,在心里,又狠给诶南宫玄记了一笔。

 

“二当家,现在怎么办?”有人问。

素素思考了一下,开口道:“你们去探查一下,他们坠下的悬崖在哪?”

“是,二当家。”

素素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内心颇不平静。两天后,他们去了洛怀风坠落的悬崖底部,却没有发现任何人,也没有见到任何尸体。

 

素素在崖底搜寻了很久,才终于在一个夹缝里,找到了一把被雨水淋过的折扇。素素打开扇子,这是一把再普通不过的扇子,扇面全白,上面沾了一些血迹。

素素反复翻看这把扇子,旁边的人很是不解。

“二当家,这把扇子有什么奇怪的,您要看这么久?”

“闭嘴,你懂什么?”素素喝到,“这是大当家的扇子,说明他之前的确跌落到这里,只是不知道现在他在哪里。”

这把扇子,确实是洛怀风的,至于为什么会遗落在这里,恐怕,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只是,素素没有想到,这一次分别,意味着她再也找不回她的大当家了,也不可能再将黑罂继续壮大了。

 

神京城,就在海城边上。而海城是最接近天子的城池。

历年来,神京城的达官贵人甚至百姓都喜欢去海城游玩。这不,前些日子,当朝公主还缠着花府的二少爷花无谢一起去海城玩了一趟。这一趟不去不要紧,去了就收获了一个以外的惊喜。

当然,花无谢说是惊喜,但是公主却觉得是惊吓。

 

大概是一个月前,公主找到花无谢,说是觉得无聊,想要出去玩耍。

花家是皇亲国戚,花家的几个孩子跟公主算是一起长大。公主最喜欢的就是跟花无谢玩耍,两个人都是混世魔王一般,没少让花府还有皇室头疼。

“无谢,这次出去准备玩多久啊?”花满天看着忙着收拾东西的二弟,问道。

花无谢听到大哥的声音,便先停下了手中的事情,转过身来看着大哥:“不知道呢,带公主出去,怎么可能知道具体时间啊。”

花满天无奈笑笑:“行了,你保护好公主才是真的。”

“是,大哥。”花无谢笑着。

 

“无谢,多谢你陪我出来。”公主在路上特别高兴,“又可以出来玩了哈哈哈。”

“公主,出来一趟这么开心啊。”花无谢揶揄。

“喂花无谢,你竟敢笑话我!”公主有些恼,不过倒也没有真的生气。

马车飞驰在官道上,向海城奔去。


-TBC-

评论

热度(3)

©k璇弦苗五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