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璇弦苗五k

❌拒lc,js及其一切衍生与相关rps❌
👆人生唯一雷区,勿踩👆


心尖尖上的你‖五月天 王凯‖


坑多,杂食,标准的水仙爱好者

RPS只吃一点点瑜昉

(花花越多表示喜欢程度越高)
🌸🌸🌸🌸🌸:王凯水仙
🌸🌸🌸🌸:朱一龙水仙/福山雅治水仙/黄景瑜水仙/尹昉水仙……
🌸🌸🌸:汤草草汤/淼川川淼/靖列列靖/恋语白飞飞/风燕/汤熏/福华/红海(正副队/狙击组/机枪组/后勤组)……
未完待续……

【花洛】落花怀箫(二)

花无谢X洛怀风

私设如山,OOC预警,所有的错都是我的锅

 

背景混合了二花和人贩子的电视剧电影剧情,之前联文用的梗,联文扩写成长篇



以下正文



落花怀箫



“花无谢,你给我站住,叫你乱说话!”声音的主人很愤怒,后果很严重。

花无谢本就只是玩笑般,看到公主真的生气了,也就不闹腾了,连忙毕恭毕敬:“公主息怒,一切都是草民的错。公主您大人大量,就饶了小的?毕竟这回去的路不还得同行吗,要真把公主丢在这种地方,那草民不仅仅是人头不保,搞不好那要诛九族的!”

“算你识相。”公主没好气地说。花无谢适时做了个鬼脸。

说罢,两个人继续走着。

“你看这里,真的好美,比皇宫里还美。”公主转了好几个圈,感慨道。

花无谢远远看着,每次跟公主出来,公主都要感慨一下,花无谢早已习惯。

 

两个人就这样漫无目的逛着,想着时间差不多就可以返回,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下起了大雨。

猝不及防的大雨,让两个人都愣了一下。花无谢四下张望,却发现这附近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躲雨的地方,倒是看到了一些芭蕉树。花无谢赶紧带着公主躲在芭蕉叶下面,顺手摘下一片叶子,帮公主挡着其他地方的雨。

“可以啊,花无谢,你果然什么办法都有。”公主笑着。

“多谢公主谬赞。”花无谢微微鞠了一躬,“这雨有些大,我们稍微等雨小些再走吧。”

公主听了,觉得这是现在最好的办法了,也就没有拒绝,倒是巴在树后,却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影朝他们过来。

 

“花无谢花无谢,你快看!”公主扯了扯花无谢的衣服,指着那个人影。

花无谢以为公主又看到了什么好风景:“我的公主啊,您老又看到什么了?”

“不是,”公主直接拍了拍他,“好像有个人!”

花无谢听到这里抬起了头,看到前面确实有个人。

“还真有个人!”花无谢也惊讶了。他看了看四周,边上是峭壁,这边是平地,也想不出这个人是如何出现的。

 

雨越下越大,一时之间没有要停的意思。那个人影颤颤巍巍走了几步路就倒下了。公主见到了也惊呼起来。

“花无谢,你快去看看那个人怎么了。”公主说着。

花无谢安顿好公主,便直接朝人影冲去,雨还在下,不多时,花无谢便已经全身湿透。

等到好不容易把人带回住处,才发现几个人都被淋成了落汤鸡。花无谢拜托住处的侍女照顾公主,自己则是把人带到了自己的房间。

等花无谢终于把人放到床上时,才看到这个人跟自己长得有九分相像,着实把花无谢下了一大跳。因为淋了雨,所以花无谢先自己收拾了一下,又把那人的衣物剥了下来,吩咐人去烤干。

花无谢检查了一下这个人的身体,发现他的胸口有一处剑伤,头上也有被撞击过的痕迹。两处的伤口都有些发炎。花无谢知道,如果不给他是好好治疗的话,会有生命危险。

 

于是花无谢在第一时间禀明公主,把想法都说了出来。公主在看到那人的长相之后,也被下了一大跳。

一行人终于回到了神京城,却发现大家都在议论一个叫黑罂的的团伙,而这个团伙之前就在海城活动。

 

“哎,听说黑罂在海城出现了,这个黑罂,到底什么来头?”

“这个团伙专门残害妙龄女孩子。”

“什么,这么可恶啊?”

“对了,他们捉女孩子干嘛去?”

“卖到妓院呗,不然怎么说他们可恶呢!”

“什么,妓院?那抓到没有啊?”

“据说没有,人一个没抓到,也没救出几个。”

“哎对了,我还听说一个事。”

“什么什么?”

“这个黑罂的大当家啊,跟花家二公子花无谢,有八九分相像呢!”

“不是吧。”

“怎么可能!”

……

 

花无谢坐在马车上,这些人的议论听在耳里。他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人,长得跟他九分相似的脸,突然间就有了这样的怀疑,怀里的这个人,就是他们口里的黑罂的大当家。

花无谢不知道该不该这么想,但是听到这些话语,却偏偏就往这方面想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呢?”花无谢看向怀里昏迷的人,叹了一口气。

 

不多时,马车在花府门口停下。碰巧,花府的仆从居居正好出门。

“二少爷,您回来了!”居居看到马车,眼睛一亮,不由自主露出了笑容。

花无谢听到声音拉开帘子,便看到居居一路小跑这过来,随即勾了勾嘴角:“居居啊,这么巧是要出去?”

“是的二少爷,府里有些东西需要添置。”居居回答。

“着急吗?”花无谢问。

“倒也不急。”居居回答,“二少爷是有什么事?”

花无谢最喜欢的仆从便是眼前这个居居了,很有眼力见。

“来,过来搭把手。”花无谢说。

居居原本还纳闷,但是花无谢拉开门帘,就看到里面躺着一个人。那人双眼紧闭,胸口和头上的伤很显眼,呼吸感觉特别微弱。

居居背靠着马车,花无谢把人搭在他背上。很快,居居就背起了他,随后进了大门。花无谢跟在后面,一直扶着人,怕他就这么摔下来。

左绕右拐,终于把人带进了房间。

“来来来,慢点。”花无谢说着,两个人合力把人放到了床上。花无谢调整了一下那人的姿势,掩好了被子。

“啊这……”居居一抬头,便看到了这个人的脸,不禁吓了一大跳,“二少爷,这……”

花无谢摆摆手:“你就别管了,对了你出去的时候顺便去找个大夫过来。”

居居见花无谢没说话,也不打算解释什么,也就离开了。

花无谢看着床上的人,不由得思绪也有些飘远。

 

不多时,大夫就来了。大夫的到来,让花府上下有些疑惑。

“大夫,病人在这边。”花无谢亲自出来迎接,对上家里人疑惑的神情,花无谢也只是笑笑。其实从花无谢回来,花府上下就知道了他带回来一个人。花无谢跟家里人打了个招呼,便带着大夫去了房间。

“怎么样啊大夫?”花无谢皱着眉,他总觉得此人伤的不轻。

大夫回过头来,回答:“这位少侠伤的有些严重,不过多亏二少爷帮他及时处理了伤口,我给他开些方子,慢慢调理会好的。不过,他的头部收到过撞击……”

“头部受伤,会有什么影响吗?”花无谢问。

“这也要看他的造化了,”大夫叹一口气,“轻的只是会有些头晕,重的话失忆甚至疯傻。”

花无谢重重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罢了,还请大夫开方子吧。”

大夫作揖,去写方子了。花无谢走到床边坐下,看着躺在床上的人无奈笑笑。

 

“你到底,是不是他?”

 

 

意识逐渐回笼,我这是怎么了?

明白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地上,铺满稻草的地上,冰冰凉凉的,双眼紧闭,头也晕晕的。

我慢慢睁开眼睛,四周很暗,抬眼,就看到了天花板。转头,看到了类似于栅栏的东西。

我想起来,可是一动身体,就发现身体疼的不得了,我挣扎着起身,才发现胸口有伤。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受伤?一坐起来,就发现头更加晕乎乎。抬手扶额,却触碰到了额头上的伤口。我的头怎么也磕破了?

我不知道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思考了这么多之后,我才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我是谁?

 

我站起身,胸口的伤口开始隐隐作痛,抬起右手捂着伤口。刚刚站起来发现腿脚有些酸麻,踉跄了一下,不过还好,我用左手撑了一下地,才让自己没有摔下去。

我略微缓了一会,才又支撑着身子,站了起来,这一次我很快扶到了墙。一边撑着墙,一边挪动身体。这个时候,我才有时间环顾四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被关在了一个地方,好像是牢房一样的地方。

 

“……在下洛怀风……”

我看到前方一男一女,男子这么对女子说着。说了什么,我不知道,我只听到这一句话。我侧了侧身,又扶着墙走了几步,才勉强看清那个男子的模样。

只是我没想到,那个男子,就是我自己。

所以,我叫洛怀风是吗?

我想走到他们面前,却发现那两个人立即消散了。我四处张望,却在另一处角落看到好几个蜷在一起瑟瑟发抖的女子。

这里,到底是哪?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场景就这么变了,似乎是一处悬崖。

为什么,我为什么会在悬崖边上?

 

“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从我这的局里面反应过来了。”

我又看到了自己,似乎是生气,又似乎什么都在掌控之中。

旁边的女子,眼前的女子,都是熟悉的面孔,可却熟悉到陌生。她们是谁?然后那个男的又是谁。

 

一晃眼,却看到我跟他打了起来,似乎那个人不是我的对手,又好像我们两个人不相上下。一时间天旋地转,胸口被一把剑刺入,而后一起跌落悬崖。

突然一股失重感传来,我自己似乎也跟着一起掉了下去,最后重重摔在地上。头上磕了一下,眼皮越来越重,头也越来越昏沉。

终于,我坚持不住,闭上了眼睛。


-TBC-

评论(2)

热度(10)

©k璇弦苗五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