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璇弦苗五k

❌拒lc,js及其一切衍生与相关rps❌
👆人生唯一雷区,勿踩👆


心尖尖上的你‖五月天 王凯‖


坑多,杂食,标准的水仙爱好者

RPS只吃一点点瑜昉

(花花越多表示喜欢程度越高)
🌸🌸🌸🌸🌸:王凯水仙
🌸🌸🌸🌸:朱一龙水仙/福山雅治水仙/黄景瑜水仙/尹昉水仙……
🌸🌸🌸:汤草草汤/淼川川淼/靖列列靖/恋语白飞飞/风燕/汤熏/福华/红海(正副队/狙击组/机枪组/后勤组)……
未完待续……

【生面】相守(二)

罗浮生X面面

私设如山,OOC预警,所有的错都是我的锅


许你大背景

黑袍使出没(剧版原著混入)

巍面误会已解开

失忆梗,伪养成

梗来自 @是白羽不是白习习 



以下正文



相守



那年,罗浮生五岁。难得的,林道山、洪正葆还有许瑞安一起聚会。那个时候,罗勤耕刚刚帮洪家处理完一桩麻烦事,而许瑞安却想从中作梗,好让自己在东江站稳脚跟。

四个人都有孩子,孩子们聚在一起玩耍很是热闹。

这时,洪正葆也嘱咐罗勤耕,让他不要拘束。罗勤耕应声,他朝外走了几步,便看到了正在准备食物的夏安妮。

罗勤耕和夏安妮算是互有情意,可是命运弄人,两个人却永远不可能在一起了。

罗勤耕正要向边上走着,却听到了一旁孩子们的吵闹声。

 

林若梦摔倒了,罗勤耕正要扶她起来,这时偏偏夏安妮也走了过来。然后林若梦便被拉到了旁边,罗勤耕嘱咐罗浮生要照顾好弟弟妹妹,然后就跟着夏安妮走了过去。

这个时候的两个人的谈话,都是充满了无奈的。罗勤耕还没说几句,便察觉到有些不对劲。

“谁?”罗勤耕说着,皱着眉头,顺手从长衫里掏出一把枪,警惕望着四周。这时从斜前方突然袭来一阵风,罗勤耕一转头,却发现有东西呼啸而过,于是一把推过夏安妮,一侧身,却不想左肩突然一疼。是子弹。

枪声很快引来了所有人,最先赶到的是林道山。夏安妮被一推直接趴在了地上,而罗勤耕则是右手拿枪捂住左肩。

这样一个场景,显然林道山明白了一切,只是,那个刺杀的人却逃的无影无踪。林若梦跑过来扑到夏安妮怀里,而后洪正葆也到了。紧接着,罗浮生带着许星媛也终于跑了过来。

“爸,你没事吧!”罗浮生显然是被罗勤耕身上的血吓了一跳。

罗勤耕扯了扯嘴角,笑着:“没事,子弹穿过去了,休息几天就好了。”

这个时候,前面的芦苇荡随风摇曳,罗浮生指着前面,说:“你们看,那里是不是有一个人?!”

 

众人走过去,看到那里确实躺着一个孩子,差不多五六岁大,昏了过去。

罗浮生看到了,满心欢喜,那是个男孩,而在场的孩子们却没有人愿意靠近他。罗浮生回头,看着捂着伤口的罗勤耕,问:“爸,我们把他带回去好不好。”

罗勤耕知道儿子的心思,他走近蹲下看了看这个小男孩,宠溺的看着罗浮生,点了点头。

 

因为罗勤耕受了伤,所以众人聚齐以后,先给罗勤耕包扎了伤口。罗浮生自从看到父亲的血就开始心疼,一脸担忧,于是自告奋勇学着包扎,罗勤耕看着儿子笨拙的手法,虽然有被弄疼,但还是笑着。这小子,他想着,果然是个男子汉了。

随后,罗浮生又去看了看那个男孩的情况。他只是晕了过去,却也不见醒。这个男孩子眉清目秀,五官端正,也是十分耐看的,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长得跟罗浮生还有些相似。罗浮生看着看着竟有些许痴了。

 

这一次的聚会因为这件事被弄的不欢而散,罗浮生背着小男孩,跟在父亲后面回到了家。原本罗勤耕是要抱着他的,但是罗浮生因为他受了伤,便吵着闹着一定要自己背。罗勤耕拗不过他,只好随他去了,所以一路上走的特别的慢。

这是罗浮生第一次背人,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罗浮生喜欢山了背着这个人的感觉。于是很多年后,罗浮生还常常背起他,当然这是后话。

小孩子肩膀本来就窄,力气也没有那么大,没走几步路罗浮生就有些气喘吁吁,而且没走几步,人就会从他背上滑下去。所以,罗浮生只好走走停停。罗勤耕因为受了伤,就只有在孩子滑下来的时候用右手帮着扶一把,以免罗浮生因为人滑下而重心不稳摔倒。

这样一来,原本只要一点点时间就可以到家的,父子俩却用了将近四倍的时间,明明走的时候是下午,到家却已经看到高高挂着的月亮了。

到了家罗勤耕才想起来,今天是儿子的生日。原本他们是打算在聚会上轻声的,可是因为突如其来的事情,大家不欢而散,回来的时候又飞了这么多时间,再去买蛋糕显然来不及了。于是罗勤耕只好开灶煮了点面条。

“今天有些特殊,就吃点面吧。”罗勤耕说着,“生日快乐,我的小男子汉!”

“谢谢。”罗浮生说着。

 

这顿面罗浮生吃的特别香。大概是因为今天收了惊吓,又背着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一个孩子一路走回来,所以罗浮生不仅把父亲盛过来的面吃了个精光,又把席卷了一大半锅里的面。

吃碗面,罗浮生就起身把锅碗瓢盆一起洗了。原本罗勤耕是要洗的,但是罗浮生不让,说是爸爸今天受了伤,肯定施展不开身手。罗勤耕笑,洗个碗还要施展什么身手。

 

等所有东西统统弄完,两个人才终于走到房间看这个一直昏迷到现在的孩子。

“爸爸,你说他为什么会晕倒在那种地方啊?”罗浮生疑惑出声,转头看着罗勤耕。几乎是一瞬间,他瞄到了父亲的肩膀,好像明白了什么,连忙起身。

“爸你的伤口是不是该换药了?你坐会,我去拿工具。”说完便跑去了客厅,开始翻翻找找。

等到罗浮生终于给父亲换好药,床上的人发出声音。

“哥哥……哥哥……”声音不响,却眉头紧皱,“哥哥别走……别走……哥哥……”

罗勤耕疑惑,罗浮生更是摸不着头脑,转头问:“爸爸,他怎么了啊?”

“大概是经历不大好吧,也不知道怎么就晕倒在那种地方了。”罗勤耕猜测。

 

 

等到太阳再一次升起的时候,罗浮生也起来了。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去罗勤耕那里问他伤口还疼不疼。

面对儿子的关心罗勤耕自是甜在心头,连忙说道已经好很多了。

事实上,罗浮生也并不是不知道父亲的工作,他也明白爸爸每天帮着姨父打理洪家都在做些什么。所以自从上次罗勤耕跟人干过仗之后,便再也瞒不住罗浮生了,而且一旦说谎罗浮生就能知道。

因此,儿子的问题,他不敢回答已经全好了。

 

“有……有人吗……”吃过早饭,屋里传来询问的声音。

罗浮生听到之后,连忙冲进了屋子:“你醒啦!”

“浮生,慢点!”罗勤耕跟在后面,嘴角也是掩藏不住的笑意。

孩子坐在床上,有些惧怕地看着父子俩,不禁往墙边缩了缩。

罗勤耕看到了孩子的惧怕,于是坐在床边,笑着:“小朋友,你晕倒了,我们把你带回来的。你叫什么名字啊?家在哪里?”

“我……”孩子显然还是有些怕。

“小弟弟,你不要害怕。”罗浮生也笑着,“我们不会害你的。你叫什么名字啊,哥哥陪你玩好不好。”

“哥哥……”孩子听到罗浮生的话,终是放下了些许戒备,“我叫沈,沈……”

“你叫沈什么?”

孩子想了很久,终于抬起头,眼眶有些泛红:“我不记得了……可是我有个哥哥……印象里哥哥一直叫我面面……”

“面面,好可爱的名字。”罗浮生说道,“哥哥叫罗浮生,我们会帮你找哥哥的,在你找到哥哥之前,先让我当你哥哥好不好?”

面面想了想,终于笑着点了点头。看到这里,罗勤耕也就笑着走出了房间。

 

听到这里,躺在床上的沈槐动了动,沈巍皱眉,原本紧握的手松了松,又重新握紧。

“看来,他救了你不止一次。”沈巍退了推销眼镜,看向罗勤耕。

罗勤耕一脸疑惑地看着沈槐,又看了看沈巍,不明白他的意思。

“如果当时没有那一阵风,那么子弹估计会直接嵌入夏安妮的身体吧。”沈巍笑了笑,转过头说着,说完又转回来看着罗勤耕。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夏阿姨一定会死,那么随后……”罗浮生不敢想下去了,他显然明白过来沈巍的意思。

沈巍看向罗勤耕,微微点了点头。

罗勤耕一脸的惊恐,没错,他也明白过来了。

 

“那么,沈槐这个名字,是你们给他起的吗?”沈巍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于是问了出来。

“等一下,”罗勤耕显然并不想先回答这个问题,“你的意思是那阵风是小槐,因为这样他才变成孩童模样的?”

“这个一会再谈吧,我只想知道你凭什么要跟我弟弟在一起。”前半句是回答罗勤耕的,后半句显然是跟罗浮生讲的。

 

自从罗浮生把这个叫面面的孩子带回家之后,他就每天都会跑去跟他玩。不知道为什么,面面总是很虚弱,一开始连下床走路的力气都没有。罗浮生就每顿饭都送到面面床上,看着他在床上解决饭菜。有的时候,甚至会喂他。

等到面面终于能下床了,罗浮生就带着他到处兜风散步,有些时候也会带着他跟林启凯他们一起玩耍。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面面总是咳嗽,跑几步路就会喘。这就和大家玩不到一块去。不过,面面总是会跟着罗浮生,罗浮生也乐的让他跟,毕竟多出来跑跑也有助于身体恢复,更何况,他特别喜欢小面团子跑起来的样子。

 

面面就这样跟了罗浮生五年。罗浮生十岁生日这天,罗勤耕又受了点小伤,罗浮生和面面都特别心疼。

“没事,你们俩不用担心。”罗勤耕说着,“来,我买了蛋糕,特地给你俩过生日用的。”

因为面面失忆,记不得自己的生日,就干脆把发现他那天当成是他的生日。他们把面面带回来那天又恰好是罗浮生的生日,所以自那之后,两个人都是一起过生日。

许完愿吹完蜡烛吃完蛋糕,罗勤耕坐下跟两个孩子谈话。

“面面,你现在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吗?”罗勤耕问。

“对了爸,”罗浮生像是想起了什么,“前两天我们出门的时候,面面遇到一个人,那个人说他是面面的哥哥?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

罗浮生疑惑看了面面一眼。

面面点点头:“那个人长得跟义父很像,他跟我说的时候我也很奇怪,可是我的确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也想不起来哥哥的样子。”

 

“爸,我想去查查看。”罗浮生说着。

“不行!”罗勤耕知道儿子要干什么,直接拒绝。

“爸,”罗浮生一脸担忧,“爸,可是我担心你!我知道你们在干什么,我也想帮忙!我不想每天都看到你一身伤回家我却只能替你包扎伤口!”罗浮生的声音带了些哭腔:“爸,求你了,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义父,浮生哥,我也要帮忙!”面面也说着。

面面一出声,罗勤耕和罗浮生都愣住了。

“面面,你还是待在家里好了,外面很危险的!”罗浮生显然不希望面面帮忙。

“不要,”面面抗议,“哥哥和义父有危险,我不想在家里待着,我要跟着哥哥!”

罗勤耕叹一口气,有些无奈,但最终还是点了头。

 

“对了,既然要出去,那面面你肯定要有名字。”罗勤耕说道。

“可是我想不起来自己的名字啊。”面面委屈。

“爸,”罗浮生突然想起了什么,说,“不如我们给面面起一个吧。”

这时候,恰好外面起风了,罗勤耕走到窗边,看着窗外随风摇曳的树叶,顿时感觉心旷神怡。

“你们看,这棵是槐树吧?”罗勤耕问着。

罗浮生和面面听闻也过来看。

“应该是吧?”罗浮生不确定。

罗勤耕看向面面,笑着:“不如就叫槐吧,你姓沈,就叫沈槐。”

“槐?”面面想了想,随即笑出声,“好的,就叫沈槐。谢谢义父。”

 

“槐……”沈巍呢喃,随即笑了。

罗勤耕看着沈巍,有些疑惑:“你笑什么?”

“双生鬼王,名字里大概注定要有个‘鬼’字。”沈巍笑出了声。

 

罗浮生十岁那年,终于如愿以偿帮着父亲做事了。

而面面则以沈槐的名字,跟在罗浮生后面。

虽然只是个孩子,但是布置的任务却毫不含糊。

只是,洪家又岂是这么容易混的地方。

久而久之,就出事了。

 

大概两年后的一天,罗浮生带着沈槐走在路上,只是普通的正常的散步。身上也没有什么情报,两个人不过是觉得无聊随便逛逛。

就是这个时候,突然迎面跑来了一群拿着刀子的人,堵住了两人的去路。

“你就是罗浮生?”为首的随意吐出这句话,似是要确认。

突如其来的阵仗把两个人吓了一大跳,不过罗浮生也不是轻易就能认怂的人,抬起头挺起胸膛,大声说着:“是啊,我就是罗浮生,你们是谁?”

沈槐跟在身后,死死盯着这一群人,手握成拳,竟开始不住地颤抖。

“是就对了,兄弟们,干他!”

为首一声令下,那群人就朝着两个人扑了过来。相反的,罗浮生并没有被吓到,反倒是积极迎战。沈槐也同样帮着罗浮生对付这些找茬的家伙。

 

“噗嗤!”

罗浮生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到左边肩膀一疼。转头看去,原来是对方的刀砍了进去。而沈槐好不容易解决他周围的人转过头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一幕。

“浮生哥!”沈槐大叫一声,随即奔过去解决了那个伤了罗浮生的人,“浮生哥,你没事吧?”

他支撑着罗浮生的身体,手轻轻抚上他的肩膀。

“浮生哥,疼吗?”沈槐开口,却没想到自己的声音早就带上了哭腔。

罗浮生扯了扯嘴角,看了看沈槐快要哭了的关心他的脸,突然就笑了出来这样的他,真的好可爱。他想。

“没事的面面。”罗浮生笑着,却没想到声音有些哑。

 

“面面小心!”罗浮生突然间看到后面有人拿着刀看来,但是却已经来不及。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那人的刀刚刚碰到沈槐,便直接消失,接着,沈槐的身体周围便泛起一丝黑色的能量。

“……”

这一点,谁都没有想到,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异常惊讶。罗浮生却发现自己的左肩不那么疼了,扭头一看,原本流血的地方已经结痂。

这一下,连罗浮生也一脸惊恐地看着沈槐,他没想到这个从五岁起就跟在他屁股后面的人,居然有这样令人畏惧的能量。偏偏眼前这个人还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担忧地望着他。

罗浮生突然笑了,他觉得自己是见到宝了,虽然这个宝本身并没有察觉他的能量,也没有发现自己的特殊之处,他的眼里只有受了伤的罗浮生。


-TBC-

评论(2)

热度(35)

©k璇弦苗五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