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璇弦苗五k

❌拒lc,js及其一切衍生与相关rps❌
👆人生唯一雷区,勿踩👆


心尖尖上的你‖五月天 王凯‖


坑多,杂食,标准的水仙爱好者

RPS只吃一点点瑜昉

(花花越多表示喜欢程度越高)
🌸🌸🌸🌸🌸:王凯水仙
🌸🌸🌸🌸:朱一龙水仙/福山雅治水仙/黄景瑜水仙/尹昉水仙……
🌸🌸🌸:汤草草汤/淼川川淼/靖列列靖/恋语白飞飞/风燕/汤熏/福华/红海(正副队/狙击组/机枪组/后勤组)……
未完待续……

【生面】相守(四)

罗浮生X面面

私设如山,OOC预警,所有的错都是我的锅


许你大背景

黑袍使出没(原著剧版混入)

巍面误会已解开

失忆梗,伪养成

梗来自 @是白羽不是白习习 

 

日更失败,主要是工作忙没时间摸鱼,大概只能周末更一点了。。。

假装没过零点吧,这样白天又可以写一章了盒盒盒



以下正文



相守



罗浮生怎么都没有想到,一转头就看到父亲全身都笼罩着一层黑色的能量。很快,他就看到背后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并且结痂了。

过了许久,沈槐终于放开了手,松了一口气。他慢慢将罗勤耕翻过来,盖好了被子,站起身,转了过来,却发现罗浮生僵在那里,看着他出神。

沈槐笑了笑:“浮生哥?浮生哥?”

没反应,沈槐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的一切。于是脸上笑意更甚,增加了音量:“浮生哥?”

“啊哦”罗浮生总算是回了神,看着沈槐还有床上的父亲,不自觉有些结巴了,“你……你……”

沈槐知道罗浮生问的是什么,但是又有些疑惑,便没有问答这个问题,而是问了另一个问题:“浮生哥,你刚刚说离间是什么意思?有人故意趁我不在的时候对你们下手?”

“难道不是吗,爸的伤就是证明。”罗浮生答,“况且如果是普通的刀枪,怎么可能有生命危险?”

沈槐听了点了点头,有理。再者说,六年前他和浮生哥遇袭的事情,如果要查也并非毫无线索。这摆明了是用计要他们决裂。

 

这个时候,床上的人一阵咳嗽,惊到了两人。

“爸,你醒了!”“义父,你感觉怎么样?”

罗勤耕勉强睁眼,看到儿子和义子都在旁边,有些疑惑,我不是应该死了吗?他看着沈槐,似是明白了自己还能睁眼的原因。

“砍伤义父的人是地星人,所以伤口里有黑能量,这才是为什么义父伤口不大不深,却会危及到生命的原因。我刚刚把义父体内的黑能量中和掉了,只是我到的时候,黑能量对义父的身体已经造成了伤害,所以不大可能能恢复到从前那样了……”沈槐说着说着,慢慢低下了头。

“他们是想杀人灭口,然后再让你们二人决裂,这样他们就可以趁虚而入。或许,他们就是想利用这件事弄垮洪家,咳咳。”罗勤耕思考了之后说着,大概是因为身体大不如前,末了,咳了几声。

 

“义父,浮生哥,接下来准备怎么办?”沈槐直到现在也是一阵后怕,他不知道如果自己真的回来晚了,会发生什么事。虽说自己的能量的事情十分重要,可是在重要。也没有义父和浮生哥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情重要啊,有了感情,有了牵挂,才让他觉得活在这个世上是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情。

“面面,爸的身体怎么样了?”罗浮生问着。

冷不防被喊到,面面吓了一跳,他抿了抿嘴唇,还是决定说出来:“义父现在虽然没事了,但是因为被黑能量侵蚀的时间有点久,所以想要恢复到之前是不太可能得了,只能静养。”

沈槐还在等两个人接下来的指示,可是罗浮生显然没有其他的心思,只是冷冷地坐在了床边。

沈槐不知道罗浮生要干什么,就往他那里走去。刚想开口,却冷不丁被被抱住。他低头,就看到罗浮生的头发,还有他头顶那个小小的圈。他的腰环着罗浮生的手臂,他的头正抵在他的肚子上。沈槐下意识地想后退,却没想到罗浮生抱得有些紧。

“让我抱一会,我后怕。”罗浮生说,大概是因为头抵在沈槐的身上,嘴巴里吐出的声音都跟平常听上去有些不同。

沈槐有些无措,身体有些僵。他看向床上的罗勤耕,罗勤耕也看着他,微微点了点头,似乎是默许儿子的行为。

 

罗浮生是真的后怕。

他现在也终于明白,父亲说的刀尖上舔血的日子的真正含义了。

就差一点,真的就差一点。

罗浮生还记得刚才,一转头看到父亲受伤时候的样子,看到父亲伤口血流不止的样子,看到父亲身体越来越虚弱样子。

他气,他急,他恨。

气,气那些人过来寻仇,气那些冷冷的没有人情味的刀枪,气他们让父亲承受巨大的痛苦;

急,急着想要给父亲止血而不能,急着要带父亲回家而不能,急着要把父亲救回来而不能;

恨,恨寻仇的人把父亲伤得这么重,恨自己没有保护父亲,恨自己对父亲的伤痛无能为力。

好在,好在沈槐及时赶到。如果今天真的告别了父亲,罗浮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外人眼里,洪家二当家的儿子是个血气方刚的男子汉,是个能撑起洪家一片天的汉子。可是罗浮生自己知道,自己这么些底气,都是因为父亲的支持,有着他的牵挂,大概还有一点是因为天天跟着他的沈槐。

所以,当他终于知道父亲性命无忧却落下病根的时候,他终于有些忍不住,一把抱住了沈槐。

 

沈槐被他弄得直接愣住,他试探性的伸出手,轻轻抚上他的头发。

“浮生哥。”他叫了一声,他不确定罗浮生还要抱多久。但他并不否认,就这样被浮生哥抱着也是一种享受。

罗浮生抱了好一会,终于放开了沈槐。

这个时候,他才反应过来沈槐好像问了什么问题。

 

“浮生啊,”罗勤耕开口了。

听到父亲的声音,罗浮生转头,看着父亲,说:“爸,怎么了?”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罗勤耕叹了一口气,而后笑着看着他,“我身子大不如前了,洪家的事,可能会有些力不从心。”

罗浮生听完,就看着父亲,有些吃惊。说实话,他没有想到,父亲会直接这么问他。他不确定地看了眼父亲,而后又转头看了看沈槐。

“如果爸现在的状态传出去,那些人是不是还会再来一次?”罗浮生小心猜测。

沈槐听了,直接出声:“那不如就不要告诉他们义父还安好的消息好了。”

于是两个人都看向床上的罗勤耕。

罗勤耕闭了闭眼,随即开口:“也可以,可是这件事能瞒多久?”

“不如我去问问他,他应该有办法吧。”沈槐不确定地说。

“他到底是什么人?”罗浮生有些担忧。

“我也不知道,他说他是我哥哥,可是我失忆了完全想不起来。但是他也有黑能量。我之前就是问他黑能量要怎么控制。”沈槐说道。

罗勤耕看着两个人,笑了,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

 

罗浮生并不知道沈槐去找那个人的时候,那个人到底做了什么,只是他再一次见到洪正葆的时候,对方一直在问他沈槐到底去了哪里。

“我就说,你当初就不该收留他,你看看,他做的这是什么事,把你爸害成这样!”洪正葆没有想到罗勤耕父子会遇袭,更没有想到当晚沈槐居然不在。

事实上,四年前两个人遇袭时候沈槐展现出来的能力,基本上他们都知道。所以这次的事情一出,加上沈槐当时不在场,洪正葆就觉得一定是沈槐干的。

罗浮生回到洪家,才发现父亲在洪家的地位,算是不容动摇的。只是,如果要帮助父亲,帮助义父保住这些,需要付出多少。

 

罗浮生没想到,洪家的形式早就在他们遇袭的那一次就严峻了不少,只是让他更加没有想到的是,洪家上下,再没有人对沈槐有过好脸色。

罗浮生并不知道,沈槐找到那个人之后那个人做了什么,也奇怪到底为什么每个人都在他面前避免提及父亲的事情,倒像是所有人都记得他们遇袭,却都忽略了之后的故事走向,总觉得有些不大对劲。

不过,罗浮生现在也没心思考虑这个问题,而是在思考怎样才能代替父亲,成为新一代的洪家二当家。

 

当沈槐再一次出现在洪家的时候,洪家终于忍不住了。

 

这天,罗浮生正在美高美的包厢里和洪正葆他们议事,美高美作为东江的声乐场所,一直是名媛贵族喜欢光顾的地方,自然道上的人也明白,美高美所处于的地位,和洪家的势力。

沈槐出现在美高美,就看到歌舞升平。

舞台上正在表演着节目,而四周的座位也都坐满了人。几乎所有人都在喝酒聊天看表演,也是,这种地方也一直都是这个调调。

沈槐很快就感应到罗浮生的位置,并且向包厢走去。只是才没走几步,就被人挡住了去路。

 

“能不能让开?”沈槐有些惊讶,毕竟他是第一次被人就这么拦住。

那人没有任何表情:“请你离开,这里不欢迎你。”

沈槐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对他,毕竟自己也是跟了罗浮生挺久了,他们没有理由不认识他。

“我只是想见浮生哥。”沈槐说。

“就凭你,也想见罗浮生?”那人一脸戏谑,反倒弄的沈槐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沈槐有些急,这几年跟罗浮生跟惯了,只要罗浮生不在他视线里的时间超过三分钟,他就有些坐立不安:“怎么,不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如果说刚才只是试探性地,现在就是明着拒绝了。

“为什么?!”沈槐不仅急了,还有些恼。

那人嘲笑一般嗤笑一声:“伤了二当家的人居然还想在这里继续带下去,说吧,到底有何居心?”

“我……我没有……”沈槐突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

“没有?”那人倒是惊讶了一下,“那你那天晚上去干嘛了?”

“我……”沈槐突然意识到这件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毕竟他的能量让所有人忌惮。

……

 

沈槐磨了很久,却依旧没有被放行,反倒是引来了很多人。因为美高美是洪家的产业,所以周围大多是洪家的兄弟,他们并不是不知道沈槐的存在,毕竟之前沈槐跟着罗浮生跟得特别紧。

周围的人,一个个都开始议论。说的内容不过是他凭什么还要来这里,明明伤了罗勤耕父子,却还要过来必定居心叵测云云。沈槐听着周围人的议论,时间越久这说的也越离谱,沈槐竟不知道,他在他们眼中是这样的存在,大概他只配被称作怪物吧。

沈槐越来越想发泄,因为周围人已经从议论逐渐演变为谩骂,他觉得已经已经快要忍不住了。就在这个时候,里面包厢的门开了,出来一个人,好像是吩咐事情。沈槐有些出神地看着他,一时竟也忘记要推翻周围人的想法。没错,是罗浮生。

沈槐突然想起,那天他们意外发现他能量的事情之后,罗浮生找过他。而他在看到罗浮生安好以后,便也认命一般离开了众人的视线。他知道,就算他再待下去,也不可能跟在罗浮生身边了。既然这样,那不如离开,这样也不用一直克制自己要反抗洪家众人的辱骂。这个时候,他突然明白,大概从这个时候起,他就在也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跟着罗浮生了。

 

好不容易罗浮生这边结束,终于从包厢中出来,叹了一口气,像往常一样看向四周,却没有发现沈槐的影子。原本他是想问自家兄弟的,却没想到大家都在议论他,这个“伤害”他们父子的罪魁祸首。罗浮生原本想上前理论,却不料恰好被洪正葆叫住。

“浮生啊。”洪正葆说着,听到洪正葆的声音罗浮生自然而然就放下所有,毕恭毕敬回答“义父”。

“这个沈槐,还是要离远点好。”罗浮生没想到洪正葆会说这个,刚想开口,却被打断,“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他毕竟害了你们父子,我不希望你再受伤害了。而且我相信你一定能比你父亲做的更好。”

这句话一出,罗浮生终于明白过来什么意思了,只是只有他和父亲知道,那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看着洪正葆关切的眼神,罗浮生无力辩解,只是说了声:“是,义父。”

“好了,我给你物色了一个新的小弟,来认识一下。”说着,洪正葆领过来一个少年,“这是罗诚,以后就跟着你了。”

“好。”罗浮生只能接受。

 

让沈槐就此远离他,不可能。只是洪家不容他,也不是他可以决定的。这个新认的小弟,让罗浮生有些不大习惯,却也不得不接受。原本罗浮生想去找沈槐跟他说明的,却没想到后来又被安排了事做。无奈,罗浮生只好忍住要找沈槐说清楚的欲望,先去做事。毕竟,现在,保住父亲的地位,成为新的洪家二当家才是最重要的,对得起父亲的伤的事。

或许,只有这样,才能为父亲报仇。他想。

 

于是,事情终于结束,罗浮生才真正焦急起来,他以他最快的速度往家赶,他相信,沈槐一定会回家的。他要跟沈槐说清楚,今天发生的所有的事情。

只是,就在他拐到最后一条街的时候,突然有个人越上了他的背,腿夹紧了他的腰,手搂住他的肩膀,头深深地埋在了他的脖颈里,几乎是同时,脖子感受到了湿湿的凉意。


-TBC-

评论(4)

热度(42)

©k璇弦苗五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