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璇弦苗五k

❌拒lc,js及其一切衍生与相关rps❌
👆人生唯一雷区,勿踩👆


心尖尖上的你‖五月天 王凯‖


坑多,杂食,标准的水仙爱好者

RPS只吃一点点瑜昉

(花花越多表示喜欢程度越高)
🌸🌸🌸🌸🌸:王凯水仙
🌸🌸🌸🌸:朱一龙水仙/福山雅治水仙/黄景瑜水仙/尹昉水仙……
🌸🌸🌸:汤草草汤/淼川川淼/靖列列靖/恋语白飞飞/风燕/汤熏/福华/红海(正副队/狙击组/机枪组/后勤组)……
未完待续……

【双雪】雪落有痕(一发完)

新边大结局傅红雪X新边第一集傅红雪

私设如山OOC预警,所有的错都是我的锅


很早就答应墨墨 @色授魂与 的皇家水仙双雪

并且因为这个梗认识了各方面都很聊得来的橘子 @橘子香蕉苹果梨 太太


大概是个心疼自己的沙雕穿越文

不会告诉你们新边我看过的部分只有从第一集到和女主发生关系那里,以及得知身世到大结局,中间一段一概不知,不知道写了什么东西


以下正文


雪落有痕


【0】

傅红雪没有想到,末了什么都没有了。

娘亲走了,心爱的女人也没了。

 

叶开走的时候,过来看过他。

只是傅红雪只知道坐在泉边,眼神呆呆的,也不知道看着哪里。

 

“傅红雪,我们走了,你——你多保重。”

“嗯。”

 

也不知道叶开到底听到没有,傅红雪只感觉到身后的两个人渐渐走远。

面前,是蝴蝶泊,他想起那个时候,帮爱人捉鱼捉蝴蝶,那一抹蓝色,至始至终萦绕在心头。

 

阵阵风吹来,傅红雪转头,是边城荒漠特有的风暴。

然后,傅红雪起身,转向风暴正中心,一步一步走过去。

 

……

 

【1】

傅红雪没有想到,自己还有醒过来的一天。

原本往风暴中心走过去,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定的,只是现在不知道怎么,走了几步却发现自己在一家酒楼外围。

这酒楼,正是无名居。

 

傅红雪正在疑惑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时,突然听见一阵马蹄声,转头却看见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骑马赶来。

只见那人翻身下马,目不斜视,直接进了无名居。

 

“客官您是喝酒还是住店?”

“住店。”

……

 

【2】

傅红雪没有想到自己还能有回到过去的一天,不这大概不是回到过去,而是去到了另一个地方,这个地方跟自己那个世界一模一样,自己像是一个多出来的人,竟有些不知何去何从。

傅红雪眼睁睁看着那个“自己”在酒楼内与所有人周旋。

没错,这跟自己的那个世界一模一样,因为他看到了萧别离,看到了叶开,也看到了翠浓。

 

既来之则安之,傅红雪一向不是怎么讲究的人。既然已经如此,那大概是上天垂怜他,让他继续活下来。

 

【3】

傅红雪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不过,在他设想,既然这个地方跟他那里一样,那么这个“自己”必定会去报仇。他还记得,得知身世之前的他的所作所为。

果然,这个“自己”去截了万马堂的队伍,傅红雪第一次,在这个世界,见到了马芳铃。

不知道为什么,傅红雪发现,自己对马芳铃已经没有太多的想法了,见了就是见了,可能也不会再有太多的其他想法。

或许是经历过一次,又或许是失去过一次,这一次,傅红雪反倒是把更多的目光放在了那个“自己”身上。

仿佛历史重演一般,记忆中那个场景又重新演了一遍,傅红雪突然有些释然,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可能更能明白吧。

傅红雪突然觉得自己特别可笑,为了一个本就不属于自己的仇,在仇恨中长大,除了仇,他好像没有别的什么意义。眼前的“自己”,似乎也一样。

这一刻,他好像突然就想通了,他突然明白人的一生如果只是报仇,那么仇恨只会把人卷入一个永远都挣脱不了的牢笼。就像,过来这个世界之前的他一样。他虽然是神,却也是一个为了复仇不择手段的人。所以,看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傅红雪恍然间明白过来,那大概是自己最愚蠢的时候。

 

【4】

他笑了。

傅红雪笑了,准确的说,在看到“自己”被捉住成为马奴的时候,就笑了。

大概,那是他最释怀的笑了吧。他想。

 

看着“自己”这么被带走,傅红雪突然有一种揪心的感觉。

他不是不知道,进了万马堂,会经历些什么。

所以,他出手了。

 

显然,所有人都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一个人。

当然,所有人都没有料到,这个人会跟这个行刺的人一模一样。

 

傅红雪的刀,是天下第一快,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而傅红雪出刀的时候,他觉察到了“自己”的目光。

 

惊讶、疑惑。

 

对于现在的傅红雪来说,他的目标并不是逗留于此,也并不恋战,而是对这个“自己”非常感兴趣。

因此,在所有人的目光下,他就这么把“自己”带走了。

 

【5】

“自己”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客栈。无名居。

 

傅红雪随便点了一点小菜,点了一壶酒。当然,还有两碗阳春面。

他知道,这个“自己”估计只吃得下阳春面。

 

“你醒了。”傅红雪看着“自己”挣扎着起身,上前想扶一把,却被推开。

傅红雪并没有在意,又说:“你身上有伤,小心些才好。”

只是,“自己”仍旧不说话,也没有什么动作。他抬头,看向眼前的人,却惊讶了。他没有想到,这个人很自己长得一模一样,而且不仅仅是一模一样,连穿着打扮也分毫不差。

 

“你……你是谁?”

“你终于舍得说话了?”傅红雪声音虽然起伏不大,但至少能听出语气,“如果我说我就是你,你信吗?”

“……”

 

谁都不会相信,会有穿越这一说的吧,尤其是在这种地方。可是傅红雪确实真真切切的穿越者。傅红雪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性子,也明白怎么样才能让这个时候的“自己”开口。所以,终于问到了这个人的名字,其实差不多,只不过字不一样而已。

这个“自己”,名叫傅虹雪。

 

【6】

“你怎知我身上的伤?”

被其他人触碰身体的时候,傅虹雪是不习惯的,而眼前这个叫傅红雪的人,似乎也没有什么可以拒绝的理由。

 

“我说过,我就是你,你遭受的,跟我的差不多,所以我觉得你的伤应该也和我的差不多。”

原本自己就因为叶开和路小佳而开朗了一点点,而知道身世之后,也不再刻意压着自己,所以对于眼前这个“自己”,他还是比较关心的。

 

说是这么说,可是,当他真的扒开傅虹雪的衣服,看到他背上的伤的时候,才真的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可以坚强到这个地步。

背上,遍布了伤疤。从肩膀,到腰臀,虽说伤口并没有密密麻麻,但也不规则地分布着,有大有小,有深有浅。傅红雪第一次知道,自己的背竟是这样一片狼藉,他终于明白那次跟马芳铃在浴池里,她看到他的背时,那样的心疼。

 

傅红雪先是帮傅虹雪把新添的伤口处理了一下,而后有帮他擦拭了一下身体。

 

“你……你为什么帮我?”傅虹雪趴在床上,想不通为什么这个叫傅红雪的人对自己这么好,难道仅仅是因为这个人跟自己一模一样,两个人有相同的经历与遭遇,所以就对自己有另类的想法?

此话一出,傅红雪顿了一下。为什么,对啊,为什么啊老实说,傅红雪自己也不知道,他也不确定自己为什么对于傅虹雪这么上心。兴许是因为自己太苦了,所以见不得这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受苦,又或许是因为不想让这个人也这么伤心,痛苦,那么晚才明白活着的意义吧。

从小,他以为自己是因为仇恨而活着,可是他记得一个问题直接把他击个粉碎。那个问题是:报了仇,然后呢?

是的,他被逼的这么紧,只是为了报仇,还是因为一个本就不属于自己的仇,他还记得那日丁家庄的一切,所有的所有都是个笑话,他就是个笑话。

兴许是不希望他变成那个笑话吧,傅红雪笑了一下。

 

“你有没有想过,大仇得报之后,要干什么?”傅红雪把这个问题抛了出来。

“……”傅虹雪不假思索便要说话,可是一张口却不知道要说什么,“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你不想回答,那我换一个问题。”傅红雪说,“你累不累?”

 

累不累?

 

傅虹雪没想到,这个人会一连问了两个他答不上来的问题。

第一个,他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而第二个,他却是一直在遭受却从来没有人关心过。

他抬头,看向眼前这个跟他一模一样的人,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这个人,从把他带回来之后,便一再让他不知所措。

他说他就是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穿的一模一样,伤口一模一样,甚至还知道他的喜好,他的感受。

 

傅虹雪似是有些相信这个叫傅红雪的人了。

 

傅红雪看他有些卸下防备,便开口道:“饿了吧,过来吃点东西。”

桌上是阳春面,他知道这个时候的自己最长的吃食,自然更是知道自己的心路历程。

所以,他才会问出累不累的问题。

 

傅红雪是得知身世后,那次喝酒跟叶开发泄的时候,才敢坦言自己很累。

确实,从记事起,就背着仇恨,这么多年来,除了仇,竟是没有为自己活过,到头来却发现这所谓的仇,跟自己没有一星半点的关系。

从小吃的苦,流的泪,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空,谁能不累?压抑这么久,所以那一次,自己喝的大醉。

而说实话,他是不忍再看到这个自己,再走自己的老路了。

 

【7】

自那之后,傅红雪就一直这样照料这个叫傅虹雪的人。

 

渐渐地,傅虹雪发现,傅红雪总是有意无意地提起自己的往事。或许是因为两个人大概本就是一个人,经历,过去都差不多,傅虹雪也慢慢不再绷着自己了。

 

“原本我以为,我活在世上,只是为了报仇,我只有我娘一个亲人。可是后来,我才明白,人生不能因为仇恨而蒙蔽了双眼,而且人生的精彩还有很多,亲情、友情甚至是爱情,那都是美好的。”

 

这是傅红雪常说的话,这个时候,傅虹雪已经有了叶开、路小佳等几位朋友。而傅虹雪也经常问傅红雪,这个后来,是因为什么事情。可是每一次,傅红雪都会看看他,然后什么话都不说。

 

其实傅红雪是想告诉他的,可是他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而他也不知道,傅虹雪知道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他怕,他不敢赌,因此他只能不断地重复这些话,来搪塞傅虹雪的问题。

 

直到傅虹雪准备去丁家庄。

 

【8】

事到如此,傅红雪是再也忍不住了。

 

他不是不知道,花白凤让傅虹雪去干了什么事情,他只是及时把人救下,让他免受了瘸腿和乌云蔽日之毒。当然,他也暗中做了不少事情,让一切看起来没有那么糟。

只是,丁家庄之事,他发现,他似乎阻止不了傅虹雪。

 

【9】

“你为什么总是拦着我?你知不知道,这个仇,我必须报!”

“如果我告诉你,这个仇跟你没有关系呢?”

 

傅虹雪呆住了,他回头看着傅红雪,眼里满满的震惊:“你……你说什么?跟……跟我没关系?”

“对,跟你没有一点关系。”傅红雪看着他的眼睛,既然已经说出了口,那么就一并告诉他好了。

“不,”傅虹雪摇头,末了,后退几步,“不,你骗我……你骗我!”

“我没有骗你!”傅红雪真的不想看着他成为笑话,“我说过,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是同一个人,到现在,所有的事情都跟我当初经历的一模一样,我只是暗中帮忙,没让你像我一样瘸腿,也没有让你中乌云蔽日之毒。那是因为我知道,你经历的一切我统统知道……”

 

乌云蔽日?傅虹雪想起来了,怪不得那日偷听到他们谈话,疑惑自己怎么没有中毒。

而今,对比之前傅红雪说的做的,好像真的就如他说的一般。

 

“那你说的后来,就是这件事?”傅虹雪问。

“不只是这件事。”傅红雪开始回忆,“那一日,在丁家庄,我就是一个笑话……”

 

【10】

傅虹雪到底还是没有去成丁家庄,后来叶开赶来告知他,这些仇怨跟他半点关系都没有。

 

幸好,傅红雪想,幸好没去,否则,又是一个笑柄。他终究是松了一口气。

 

只是,虽然听他说起过,可是真正得知真相的这一刻,傅虹雪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大抵因为是一个人,所以连发泄都是一模一样的。

 

傅虹雪出门之后不久,就下了大雨。傅红雪带着伞追了出去,却远远看着,有些不敢上前。

 

他知道,他明白。因为他也同样经历过,更是因为他心疼他。

 

【11】

傅虹雪最终还是昏倒在了雨中,许久之后醒来,却发现自己是在一个陌生的屋子里。他不认得这个地方,却莫名觉得这里让人异常舒服。

傅虹雪撑着身子起来,有些呆呆地摸上自己的唇,他总觉得,在迷迷糊糊时间,有个人用他的唇轻轻地偷偷地碰了他的。

他甩了甩头,想让脑袋清醒一些,却又毫无预兆般的笑了出来。

 

是你吗?

 

【12】

傅虹雪走出屋子,却见自己身处荒漠,而前面则是之前过来见过的蝴蝶泊。

不远处的水里,一个人影立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根竹竿,正在寻找着什么。

傅虹雪笑了笑,或许他说的对,应该放下为自己活一次。

他扬着笑脸,朝那个背影走过去:“红雪。”

 

面前的人听到他的声音顿了一下,好像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叫自己。

他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转过头,同样是笑着。

“小雪。”

 

-END-

评论(16)

热度(31)

©k璇弦苗五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