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璇弦苗五k

❌拒lc,js及其一切衍生与相关rps❌
👆人生唯一雷区,勿踩👆


心尖尖上的你‖五月天 王凯‖


坑多,杂食,标准的水仙爱好者

RPS只吃一点点瑜昉

(花花越多表示喜欢程度越高)
🌸🌸🌸🌸🌸:王凯水仙
🌸🌸🌸🌸:朱一龙水仙/福山雅治水仙/黄景瑜水仙/尹昉水仙……
🌸🌸🌸:汤草草汤/淼川川淼/靖列列靖/恋语白飞飞/风燕/汤熏/福华/红海(正副队/狙击组/机枪组/后勤组)……
未完待续……

【白糖】知·遇·识(一)

季白X唐川

哨向设定,私设如山,长篇向

OOC预警,所有的错都是我的锅


 

以下正文

 

 

知·遇·识

 

 

“母亲,今年的生日一定要回去吗?”饭桌上,唐川拿着筷子,把手撑在桌子上。

母亲程梓钰顿了一下,看了看儿子,回答:“我知道川儿其实不大想回去,不过这次是你十六岁生日,十六岁是哨兵或者向导开始觉醒的年龄,你爷爷也是担心你。”

唐川咂咂嘴,继续吃饭。过了一会,他抬起头来:“这次回去能不能看到明叔叔啊?”

“不清楚,你明叔叔也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过你这次生日这么大的事情,他应该会到场的吧。”程梓钰说着。

唐川嘟着嘴,没有得到确切答案的他有些不大高兴。

“好啦,吃完饭我们问问他,你自己打电话可以了吧?”程梓钰说着。

“嗯嗯嗯。”唐川笑着点了点头。

 

三天后

程梓钰带着唐川来到了唐家大院,唐振东听说唐川来了,连忙把人叫进来。唐川并不想见他,虽然他是自己的爷爷,大概是从小就没有这样一个概念吧。

 

唐川没有见过父亲,一次都没有。而唐振东也是在他十岁那年出现的,那个时候他和母亲已经度过了艰难的十年了。

他不知道唐振东是怎么找上门来的,只是在他的印象里,母亲并不喜欢这个人,而他也并不喜欢他们母子。

只是,十六岁生日,唐振东说什么也要把唐川接过来给他庆祝。

 

唐川心情并不好,他在爷爷家并没有等到他心心念念的明叔叔。之前打他电话他没接就让唐川心情不好,更别提在现场没有见到他了。

午饭后,唐川感觉有些不大对劲,就回了房间。

这个地方,唐川虽然来的不多,但是自从唐振东知道他的存在后,就专门给他留了一个房间。

当唐振东进入房间的时候,就看到唐川抱着一只猫,坐在床边。

听到有人进来,唐川急忙抬起头,怀里的猫也抬头左右环视着,很是警戒。

 

看到那只猫的一刹那,唐振东愣了一下,这只猫他再熟悉不过了。

“我是不是觉醒了?”唐川出声,怀里的猫很明显还没有平静下来。

听到唐川的声音,唐振东终于回过神来,他回答:“是,你是觉醒了,如果我没有感觉错的话,你应该是向导。”说着释放了自己的精神体,一头威风凛凛的狮子。

“这只狮子是?”唐川显然看到了,他问了出来。

“跟你的猫一样。”唐振东回答,“哨兵或者向导跟普通人不同的地方就在于他们有精神体,他们的精神世界相当丰富。这只狮子是我的精神体,你怀里的猫是你的精神体。只有哨兵向导能看到释放出来的精神体,普通人看不到。一般情况下,精神体是收起来的,到了特定时间才会释放出来。”

唐川有些愣愣的,他没有想到眼前的他的爷爷会跟他说这么多。

像是知道他要问什么一般,唐振东接着开口:“你刚刚觉醒,所以对于精神体的释放和收起并不熟练,不过没关系,我们有专门的学院,凡是刚觉醒的哨兵和向导都要去登记进入学院学习三年,也是避免出现意外情况。”

 

这天晚上,爷孙俩聊了挺久。唐振东说了很多有关哨兵向导的事,唐川听着。

唐川也问了很多事,包括明叔叔,当然还有他父亲。

提到他的父亲,也就是自己的儿子,唐振东叹了一口气。

唐川抬头,却瞥见他的眼睛里泛着泪光,他有些茫然,是不是这个问题戳中了他们所有人的伤心事。他记得很清楚,母亲,还有明叔叔对于父亲都是这样的反应。

所以唐川选择低下头,把猫放在腿上,一只手托着,另一只手抚上它的背,保持沉默,不再言语。许久之后,倒是唐振东开口说话。

“你是不是想知道?”

听了这句话,唐川猛的抬起头来,看着唐振东,愣愣地点了点头。

 

在他生日这天,十六岁的唐川,终于解开了困扰他这么多年的关于父亲的迷。

 

第二天,唐振东就带着唐川来到了位于X区的学院进行登记。

学院负责登记的人员看到唐振东都怔了,而看到唐振东旁边跟着的唐川也都特别疑惑。

正巧这时有人经过,他是学院的负责人之一。

“老唐?”他不确定地试探了一下。

唐振东听到声音愣了一下,随即朝声源处看过去:“老季?”看到来人,他略微思考了一下,就跟唐川说了一声,让他跟着做登记,自己就往那边走。

“你先去填一下这张表格,填完过来找我。”登记处人员这么对唐川说着。

唐川接过表格,正要去桌子那边填写,又被叫住:“哎,带你来的那个人是你什么人啊?”

唐川有些疑惑,但还是如实答到:“他是我爷爷。”

说完就走了。

 

“老唐啊,你好像有十几年没有出现了啊?”老季说着,“那小子是什么人啊,你要亲自陪他来登记。”

唐振东直接给了一个白眼,没好气说着:“怎么,就因为这么久没出现,所以我才要出现一下省的你们忘了还有我的存在。他叫唐川,是我孙子。”

唐振东知道,这季霖澍虽是在调侃,却也是不多得的一个朋友,当初儿子唐海出事的时候,他也帮了不少忙。

“那是你孙子?”季霖澍有些 吃惊,“唐海的儿子?!”

唐振东点了点头,看向唐川的眼神满是宠溺。谁能想到,十几年之后,唐振东脸上还能出现这样的表情。

季霖澍看着这样的唐振东,叹了口气道:“当初唐海走的时候,我还真以为你缓不过来,不过你又是怎么知道他有个儿子的?”

“我其实一直都知道……”唐振东看向远处的唐川喃喃道。

 

“你孙子刚刚觉醒,真巧我孙子也才觉醒个把月,到时我把他们分在一个班,我也好照应他。”季霖澍说。

唐振东点点头,说:“也好,不过不要太明显,他跟他父亲一样,不喜欢被特殊关照。”

“好。”季霖澍笑着说。

 

这边两个人这样聊着,那边登记人员趁唐川填写表格的时候窃窃私语。

“天啊,唐校长都有孙子了?!”

“不是吧,这个少年真是他孙子啊?”

“这么说他就是唐海的儿子咯?哎不对唐海不是十七年前就牺牲了吗?”

“他居然是唐海的遗腹子?!”

“你看他,是要走到唐校长那里去干什么啊?”

 

唐川填写表格的时候,家庭成员这一栏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写。于是他就拿着表格,走到唐振东面前。

唐振东看着他:“怎么,是不是哪里不会填?”

“父亲那一栏,我不确定要怎么填。”唐川如实答到。

“这样啊,来你就照着这张纸上的写。”说着,给了唐川一张纸条,“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朋友,也是学院的负责人,姓季,季霖澍,你们应该叫他校长。”

唐川抬头,看向一旁的季霖澍,出声道:“季校长你好,我是唐川。”

“好好好,”季霖澍见他这么有礼貌,也是特别开心的,“私下就不要见外了,就跟你爷爷一样,叫爷爷就好。我孙子啊跟你差不多大,叫季白,也才刚觉醒没多久,到时候呢把你们分在一个班,我也好照应你们。”

唐川听了微微皱了皱眉。

“你可不要误会。”季霖澍像是知道唐川的想法一样,“你要是出了事,你爷爷啊,非得弄死我不可。”

唐川成功被这句话逗笑了,随即说道:“那就这一个,其他的就不要了,我不喜欢。”

“好好好,都听你的。”季霖澍也笑了。

“好了,去填吧,填完表格记得交给他们。”唐振东说着。

 

唐川点点头,走到桌子边坐下,打开纸条,照着上面写的写进表格里。

父亲姓名:唐海生

卒年月:1982.8-2016.12
是否哨兵向导:向导精

神体:狸花猫

……

 

写完后,唐川又对了一下,确认无误,只是当他再一次看到生卒年月的时候,突然就呆住了。

“2016年12月,”他喃喃道,“我是17年3月出生的,也就是说,我还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父亲就……”他一时之间有些无法接受。他抬头看向唐振东所在的方向,正巧唐振东正向他走过来。

“你父亲的事,你迟早都要知道真相。”唐振东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着。

知道了这件事之后,唐川整个人都不在状态,大概是有些无法接受父亲已经不在了的原因。

良久,唐川吐出一句话:“我的那只猫是不是也是?”

“是的。”唐振东叹了口气,“跟你父亲一样,你的精神体也是狸花猫。所以看到它的第一眼我就呆住了。”

“你在我十岁的时候才出现,是不是因为我母亲?”

“不全是。我花了将近五年的时间才勉强接受儿子不在了的事实,还有五年就是你母亲不太想……你也别怪她,她是不希望你受到伤害。”

唐川点点头,说:“我不会的。父亲的事,能不能详细的……”

“他的事你们学院里会知道的,那个时候要是承受不了,可以找我,找季校长。”唐振东打断了唐川的话,“抱歉,我还没有勇气回忆那一段往事,尽管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

唐川点点头:“没关系。”

“和他们好好相处,我相信你会做到的对吗?”唐振东看着他。

唐川看着他,回答:“嗯,我会的。”

 

-TBC-

评论

热度(7)

©k璇弦苗五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