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璇弦苗五k

❌拒lc,js及其一切衍生与相关rps❌
👆人生唯一雷区,勿踩👆


心尖尖上的你‖五月天 王凯‖


坑多,杂食,标准的水仙爱好者

RPS只吃一点点瑜昉

(花花越多表示喜欢程度越高)
🌸🌸🌸🌸🌸:王凯水仙
🌸🌸🌸🌸:朱一龙水仙/福山雅治水仙/黄景瑜水仙/尹昉水仙……
🌸🌸🌸:汤草草汤/淼川川淼/靖列列靖/恋语白飞飞/风燕/汤熏/福华/红海(正副队/狙击组/机枪组/后勤组)……
未完待续……

【平心】开心果(三)

赵启平X何开心

老王和居居的无责任拉郎配,没有售后

私设如山,OOC预警,所有的错都是我的锅


越写越长,也是很话痨了,还有第四章,今天之内更



以下正文



开心果


     



居居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传说中的赵姓医生真的来了,还真的是临近下班的时间来的。

大概是距离何开心回咨询室后半个月左右吧,居居接到了一个预约电话,说是要预约这天晚上的时间。原本是不可能的,可是居居突然想到老板回来后的叮嘱,于是询问了他的姓名,果然是那位姓赵的医生。

居居不大敢回绝,只说了句去询问一下,毕竟第一次他也需要确定一下。

“何老师”居居敲开了何开心办公室的门,“有一位叫赵启平的医生预约,约的是今天晚上……”

何开心听了,脸上不自觉挂了笑:“赵医生,好的,让他过来吧,今天我就住这里了。”

居居连忙答应,跟赵启平定好了时间。

 

晚饭过后,赵启平照着地址,找到了开心心理咨询室。

“何开心?”他顺着走廊,很快摸到了办公室。

何开心原本还在整理一些资料,听到熟悉的声音,立马抬头:“赵医生来啦。”

随即他让赵启平坐下,自己整理了一下面前的文件。

“赵医生怎么有空来我这里了?”何开心说。

赵启平笑笑:“前阵子医院爆发传染细菌,隔离到昨天才撤,这阵子都没睡好,有点想念你出院前我睡的哪一觉了。”

何开心恍然:“所以你是专门过来睡觉的?”

“不是你说的吗?”赵启平摊手,“我以后睡不好就找你啊,你还答应了呢!别跟我说你要反悔。”

何开心笑了:“我怎么可能反悔?”

说完两个人都笑出了声。

 

随后,赵启平在何开心的帮助下进入了梦乡。何开心这是第二次看着赵启平的睡颜入睡了。朋友总说他是帅哥,但他只是觉得自己是普通好看。眼前的赵启平,看他看来,那是比自己还要好看的帅哥。何开心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如果能天天看着这张脸入睡该多好。只是随后何开心甩了甩脑袋,怎么可能,你跟他非亲非故,凭什么天天看着他的脸入睡。

这是赵启平睡的第二个好觉,他总觉得只要何开心在,自己的睡眠质量就可以一下子上升好几个层次。他走到办公室,突然间就想每天都能睡这么好的觉。不过很快被自己否决,人家跟你非亲非故,凭什么天天帮你入睡。

 

不过说实话,两个人因为这件事也熟络了起来。平时两个人各忙各的事情,有时间了,也会一起吃个饭听个音乐会什么的。

这不,两个人又聚到一起听音乐会。

“难得赵医生赏脸,这可是你第一次赴我的约。”何开心说。

赵启平有些疑惑:“第一次吗?”

“这是我第一次成功把你约出来哎!”何开心打抱不平,“以往都是你约我出来的,你忘记了?”

赵启平听了,笑出了声:“是是是,你说的都对。”

“哎对了,赵医生喜欢听什么样的音乐啊?”何开心问。

赵医生刚想回答,就被手机铃声打断,只好打开接听。何开心眼睁睁看着赵启平的脸越来越黑,眉头越来越紧,心道不好,肯定有情况。

果然,赵启平在听完后说了一句:“好我马上来。”挂了电话,赵启平一脸歉意看着何开心,何开心随意撇撇嘴,有些不悦。

“其实没关系啦,你先去吧。”尽管不是特别开心,何开心还是特别识大体地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抱歉。”赵启平丢下这句话就直接走了。

这次事件最终就是,赵启平请求何开心加了个班,跑到何开心的咨询室睡了一觉。

这件事,无疑是让两个人都能高兴起来的事情,这件事过后,每次何开心在两人聚会之间被放鸽子,当天晚上赵启平都回去咨询室睡觉。慢慢的,也就成了两个人的惯例。

 

何开心没有想到,自己可以就这样一直看着赵启平的睡颜,赵启平也没有想到,自己可以继续享受这样高质量的睡眠。

所以,渐渐地,两个人就成为了好朋友。

 

这天,六院异常热闹。

六院本来就不安静,每天人满为患。而能成为异常热闹的时候,也就只有出现大事故的时候。

听到消息的时候,赵启平皱了皱眉。原本跟何开心约好出去吃饭的,也就只能就此罢休。他走到没有人的楼梯间,拨通了何开心的电话。

“喂,平平啊,你好了吗,我过去接你?”何开心直接开门见山,但听到对面的沉默,也就沉默了。

赵启平有些歉意地开口:“抱歉,外面发生事故了,突然来了好多病人,今天不能去吃饭了。”

“……”听到赵启平这么说,何开心有些失落,“没事,我一个人吃吧,一会吃完给你带点过去,不能因为工作放弃身体是不是?”

“好,等你的饭,先挂了。”赵启平笑着说,随即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何开心有些不高兴,不是等我而是等我的饭?赵启平,你皮痒了是吧?

不过何开心还是去好好吃了顿饭,并且外带了高级料理。

 

等何开心到六院的时候,医院里是一片狼藉。这事故是有多大啊,何开心感慨。

他七拐八拐,终于找到了赵启平,把饭递上的时候,看到赵启平脸上的倦容,很是心疼。

“哎呀呀,赵医生辛苦,来来来赶紧吃点东西。”何开心说。

赵启平是真饿了,见到何开心的瞬间如蒙大赦:“开心啊,你是不是来拯救世界的,真是我的救星。”

“赵医生说是就是咯。”何开心看着赵启平接过料理很是开心。

接下来,何开心就见识到了医生强大的技能,面前这位姓赵的医生仅仅用了三分钟把自己带来的料理吃的干干净净。

等到赵启平吃完深深叹一口气抬起头的时候,对上的就是何开心震惊无比的脸。

“开心?开心?”赵启平笑着喊他。

何开心好不容易缓过神来,一脸难以置信:“不是,平平,你这技能也太厉害了吧,三分钟啊,这点饭我要吃十分钟呢!”

“你以为医生都跟你一样清闲啊?”赵启平直接给了何开心一个爆栗,“想我们这种临床的医生,干什么都必须得快,不然万一有什么紧急状况,就会悔憾终身的。”

何开心算是有点被吓到了。问题是,平常约着出去吃饭的时候,对方可不是这么吃的。突然间何开心想到了什么,于是说:“你别跟我说,你们有的时候饭都不能准时吃?”

赵启平点了点头:“怎么,心疼啊,那要不你给我送餐?”

“好啊!”何开心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说完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

“行了,我要出去忙了。”赵启平也是稍微愣了一下,不过他也没有当真。

何开心看着赵启平走出去,想了想,还是决定说出来:“我是认真的!”

赵启平听到这句话,顿了顿,嘴角咧开一个笑,出去了。

 

何开心收拾完垃圾,就准备离开了。他想着,赵启平肯定忙,医院也不好添乱,可没想到,刚走没几步,就看到一个护士被人用小刀挟持。

那人像是病人家属,何开心看了看发现赵启平也在一旁帮忙,于是走到他旁边。

“怎么回事?”何开心问。

听到声音,赵启平转过头来,见是何开心,也没隐瞒:“病人抢救无效,家属情绪有些激动。”

“能不能把他的情况说一说?”何开心问。

赵启平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一脸诧异看着他。

何开心看到赵启平的眼神,叹了一口气:“我想试试用我的专业帮帮他。”

赵启平点点头,附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

 

还没等何开心缓过神来,小护士已经被甩了出来。那个人拿着刀,指着前方。

“都是你们,你们都是混蛋!”这人已经有些疯魔了。

何开心慢慢上前,那人看到了何开心,直接指着他:“你别过来!”

何开心立马停下:“我不过来,我就现在这里。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能告诉我吗?”

赵启平则在一旁把人疏散开,自己慢慢走向那人。

“他们都是混蛋!”那人骂的竭嘶底里。

“对对对,都是混蛋。”何开心顺着那人的思路,说下去,“他们怎么混蛋了,让你这么不开心?”何开心小心翼翼问着。

“他们救不了我儿子,我儿子。”那人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这时有人想冲上前,不过被赵启平及时制止。

“你儿子,你儿子怎么了?”何开心顺势转移话题,而那人听到有人愿意听他说话,慢慢的拿刀的手垂了下来。

“我儿子,我儿子好惨啊!”那人一边回忆,一边说着,旁边的人早就不耐烦了,但是赵启平在一旁看着,一时间也不敢有人上前。

等那人哭的差不多了,何开心说话了:“我知道,我能理解。”

“你真的能理解吗?”那人哭着问。

何开心点点头:“你看你,哭也哭累了,要不要休息一下?”

那人有些虚脱了,慢慢的说:“儿子死了,没人挣钱给我用了,我没有钱了。”

何开心像是抓住了什么,开口:“怎么会没有钱呢,我这就有,来看着我的眼睛。”

大概是有些累了,那人乖乖照做。

“我说的没错吧,我们来数数有多少……”何开心看着那人,慢慢说。

“一百块钱”

“两百块钱”

“三百块钱”

“四百块钱”

那人听着何开心数钱的声音,慢慢放松下来,眼皮也开始打架。

等到数到八百块钱的时候,何开心已经到了那人身边了,他抬起右手,在那人左耳边打了一个响指,那人便瘫软下来,沉沉睡去。这个时候,何开心才放心上前拿走小刀,扔到了一旁。

这个时候,全场一片寂静,但也能感觉的出来,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几个人帮忙安顿好失态的那人,其他人也各自忙各自的事情了。

 

“可以啊何老师,这技术很赞啊。”赵启平说着,两人正回去赵启平的办公室准备休息。

“一般般吧。”何开心撇撇嘴。

赵启平笑了:“就这还一般般?您这要求是有多高?”

这样一来何开心也笑了:“去去去,一边去,我能有什么要求?”

 

事后,院长听说了这件事,好说歹说,在医院成立了一个心情室,请何开心坐镇。至此,何开心又多了一份兼职。

 

又过了些日子,何开心在咨询室遇到一位病人。

“张骁,遇到了什么困难吗?”何开心问。

这个张骁心里一直不大舒服,而且腿脚不好,走路有些一瘸一拐的。

何开心问完话,就说道:“你的症状,其实不难治。我觉得呢,你的郁结主要在你这个腿上。”

张骁听了,一拍桌子:“何老师你太厉害了。我这个腿啊,一直都治不好,所以我也一直都心情不好。”

“你的腿没有去看过吗?”何开心问。

“看过啊。”张骁答,“可是看了好几个地方都不见好,我也不抱太大希望了。”

“这怎么行啊。”何开心说,“正好我认识一个医生,要不你去试试?”

“你说的这个医生是在哪个医院啊?能不能行啊?”张骁还是有些不相信。

何开心笑道:“是六院的骨科主任,医术在六院可是顶呱呱的。”

“六院,”张骁说,“这家医院倒是没有去过。”

“那正好。”何开心说,“你那,去试试,不管怎么说,要是你的腿真的有好转,你这心理上,也就更好康复了,是不是?”

说着,写了一张纸条,递给张骁:“你去六院,挂这个赵启平医生的号,我会跟他说的,你去了就说是我介绍的就行,他会帮你看的。”

 

过了一个星期,何开心迎来了专门来睡觉的赵启平。

“那个张骁来过了,我看了看,准备给他做个小手术。”

“他去了啊,哎那严不严重啊。”何开心问。

“我出马,还有治不好的?”赵启平撇了何开心一眼,“你可不要小瞧我。”

“好好好,平平最厉害了!”何开心笑着。

又是一个安静享受的夜晚。

 

-TBC-


评论(2)

热度(11)

©k璇弦苗五k | Powered by LOFTER